• 离婚你不屑,我登龙你哭什么?免费阅读 李惊蛰秦如霜的小说免费试读

    时间:2023-08-08 10:37:00    作者:星之痕    来源:longzhu

    小说简介:离婚你不屑,我登龙你哭什么?小说全文,作者:星之痕 ,欢迎[收藏此文章];[推荐给朋友吧,独家的耳尖,不过这个速度极快,她迅速收回了眼神,说起情况。“陆家这次使用阎罗令,是因为陆家之主陆坔宏病危,实在无药可医,这才恳求阎王前去渡...

    离婚你不屑,我登龙你哭什么?免费阅读 李惊蛰秦如霜的小说免费试读

    第8章

    李惊蛰离开李家别墅,很快便有一辆黑色玛莎拉蒂驶来。

    “修罗。”李惊蛰轻唤。

    车里的修罗打开车门,毕恭毕敬的对着李惊蛰仰首,“阎王,陆家事情我无法缓和,还需您亲自前去。”

    李惊蛰点点头,几步登车,先前在上李安澜车的时候,他便吩咐修罗先去试探。

    见修罗身上无伤,李惊蛰松了口气,这证明事情难度并没有那么高。“你说一下情况吧。”

    修罗点头,眼神撇了一眼李惊蛰发红的耳尖,不过这个速度极快,她迅速收回了眼神,说起情况。“陆家这次使用阎罗令,是因为陆家之主陆坔宏病危,实在无药可医,这才恳求阎王前去渡过此次难关。”

    “走吧。”李惊蛰点头,不再多问。

    医术造诣这块,李惊蛰先前在山上便已经达到了顶峰。

    修罗低头应了一声,用极快的速度朝着陆家驶去。

    而李惊蛰看着窗外的风景,这个他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城市,最终回过头,面无表情。

    ......

    燕州,陆家别墅此时乱成一团。

    “小陆总,陆老爷的情况已经稳不住了!”赵峰大喊。

    “陆院长,我们尽力了!”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们精疲力竭,满脸疲惫地看着眼前微弱跳动的心电图。

    “候老呢?有没有办法?”一个悦耳的声音自人群中传出。

    身穿白衣大褂的陆泠悦站起了身,这是一个极其清冷的女人,清冷中又带着美艳,不同于秦如霜,又不同于李安澜的美娇艳,更像是两者的结合体。

    让人看了心动却不敢轻易接近,将人拒在千里之外,但同时又想再深入了解这份美艳。

    她的身高极高,一米七六,乌黑的头发盘在身后,此时的面色冷如冰霜。

    “陆老的病太过怪异,我实在无能为力。”侯勋低头。

    他一生救济病人无数,唯独对着眼前的陆坔宏的病发了难。

    一股挫败感由心而来,他愧疚的低下了头。

    陆泠悦沉默,没有继续说话,只是眼神紧紧盯着眼前的心电图。

    微弱,随时都可能停止。

    这让她的心情瞬间急躁起来。

    眼前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,陆坔宏的生命已经到了尾声。

    看着病床上嘴角溢血的父亲,她的心中突然有几分不甘!

    她明明都这么努力了,为什么啊!为什么上天弄人!

    眼角微微泛红,陆泠悦咬牙,泪水终于抑制不住滚落下来。

    病床上的陆坔宏好似感觉到了陆泠悦的,用自己仅剩的力气睁开双眼,他想要用手轻抚女儿的泪珠,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无能为力。

    自己的女儿从来要强,没有流过一次眼泪,他看在眼里也是极为心痛。

    “爸!”陆泠悦轻声唤道。

    “阎......王”

    陆坔宏已经发不出全部的音节,只能轻微的哼哼,不过陆泠悦瞬间便懂了他的意思。

    “阎王来了没!”陆泠悦大喊。

    “没,没!阎王还没有到!”赵峰回应。

    陆泠悦眉头瞬间皱起,她虽然不知道阎王究竟是谁,但是老爷子死都要见的人,对面竟然还摆架子不到?她没由的心中一阵窝火。

    “什么阎王!这个阎王到底是谁,人命关天的事情他都不放在眼里,这架子可真是好大啊!”陆泠悦一改平时的状态,再也不能保持冷静,逐渐失态起来。

    她的话一出口,整个房间都冷嘶了一口气。

    “小陆总,不可无礼!”赵峰出言呵斥。

    他作为陆坔宏身边的得力干将,虽然不认识阎王,但是他心中可是知道陆坔宏对阎王的敬意。

    陆坔宏原本微眯的双眼也瞪大,想要教导陆泠悦,但是身体不可发的颤抖起来,直接“哇”的一口鲜血吐出来!

    滴滴!

    整个房间的医疗设备开始大响,陆泠悦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的错话,急忙改口。“对不起爸,我鲁莽了,你要挺住啊,挺住!”

    她现在是多么希望有奇迹出现,她的父亲不要离她远去!

    而就在陆坔宏的心跳归于平静之际,陆家门口变的嘈杂起来。

    “阎王来了!”

    听到这话,赵峰瞬间冲了出去,看到李惊蛰和刚才进来的少女之后直挺挺的跪在地上。

    “恭迎阎王,请助我陆主渡过这一难关!”

    看到赵峰都俯首在地,陆家的所有人瞬间明白了眼前人的重量级,扑通扑通的声音响起,几分钟之内陆家上上下下全部低头仰视李惊蛰。

    而李惊蛰早已习惯,随便摆手,“起来吧。”

    从南城一路到燕州,他共用了一小时,速度还是很快的。

    “是!”赵峰点头,这才注意看到了李惊蛰的全貌,心中不由乍舌他的年轻。

    这真是的阎王?

    赵峰心中有疑惑,但是不敢大意。

    李惊蛰从进门之后一直维持着同一个状态,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,犹如群狼之首般从容镇定。

    几步走到陆坔宏的身边,他双眼微微眯起,几个弹指在陆坔宏的穴位上点下,瞬间眼前的人面色变的红润,心跳归于稳定。

    看到紧紧只是几个弹指就可以将陆坔宏从生死边缘拉回,在场所有人的眼神都瞬间瞪大!

    不过陆坔宏仅仅只是心跳稳定,嘴边的血还在不断咳出,人并无好转,撑起力气,他眼神中还是有几抹喜悦,磕磕巴巴的说道,“阎......王,请......”

    “爸!你先别说话!”陆泠悦看到稳住的陆坔宏终于冷静了下来,喜极而泣。

    陆坔宏说不了话,只能用眼神暗示着旁边的陆泠悦,她瞬间懂了陆坔宏的意思,几步上前说道,“还请阎王您帮忙救治,查清病因!”

    这番表现倒是与刚刚截然不同,可以看的出她是恢复了冷静。

    李惊蛰点头检查着陆坔宏的舌头,不过片刻后,他的眉头轻微皱起。

    他这个细微的举动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  “我爸是什么情况?”陆泠悦手指颤抖。

    “他中了一种东方蛊,而且极难医治,不易查明,中此蛊者基本无药可医。”李惊蛰淡淡说道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离婚你不屑,我登龙你哭什么?小说
    青春校园小说大全猜你喜欢